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冥婚礼炮

2018-04-02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军训结束后,正赶上十一黄金周,大一新生于晴跟着老乡会的学长、学姐们来了一次湘西神秘旅行。旅行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见邓琪琪和田乐都已熟睡,于晴扫了一眼3号床,见床上空空荡荡,看来那个叫郑雨萌的室友还没来呢。
    新郎来访
    于晴简单地洗漱后,便轻手轻脚地躺到了床上。刚要睡着,对面上铺的邓琪琪忽然一骨碌从床上翻下来,一把将于晴拽了起来,大声质问她是不是有病,居然大半?a href='http://www.biizoo.com/xiaogougs/' target='_blank'>疟夼冢?br />     于晴感到莫名其妙,说自己什么都没做,但邓琪琪一口咬定刚刚明明听见了爆竹声。
    被吵醒的田乐上来劝阻两人,也说没有听到爆竹声。
    就在这时,邓琪琪突然捂着耳朵大喊道:“又放炮,啊……快停下来,我快死了……”
    空气里静得都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哪里有什么爆竹声?邓琪琪这是怎么了?
    邓琪琪脸色煞白,忽然捂着耳朵跑到了阳台:“我就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在放炮!”
    田乐和于晴怕她不小心掉下楼去,赶紧跑过来抱住了她。
    邓琪琪的右手斜斜地指向阳台外宿舍楼下路灯的光圈里,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她们。邓琪琪紧张得声音发抖:“是老保安……”

    田乐好不容易才把邓琪琪哄睡着,这才有空给于晴讲起了前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前天夜里十二点多,邓琪琪睡得正香,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手。她吓得一哆嗦,立刻睁开眼睛,离她的鼻尖不到一公分的地方,有一张人脸正悬空与她对视着。
    她吓得尖叫出声,那人脸也吓了一跳,忽然松开她的手,从二楼阳台跳了下去。
    邓琪琪说,虽然当时很害怕,但还是看清那是一个男人,像是学校看大门的老保安。
    后来,邓琪琪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学校调查老保安,虽然老保安死不承认,但是他忽然跛了的右脚就是疑点。
    因为没造成实际后果,学校也就没把老保安送公安局,只是给了他开除处分。

    “我看邓琪琪是被吓坏了,要不咱们俩明天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吧?”田乐提议道。
    于晴点头同意,然后二人相继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于晴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邓琪琪又要闹了?
    于晴强忍着睡意,努力睁开眼睛,结果看到一个身穿大红袍子、头戴红色帽子的人正笔直地站在邓琪琪的床前。
    于晴浑身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无。她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人忽然凭空掏出一沓什么东西,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地放到邓琪琪的床头,然后低下了头。于晴从后面看不清他的动作,但是觉得他好像吻了邓琪琪。
    “亲爱的,这是彩礼,明天我就来娶你进门。”那个男人轻轻地在邓琪琪的耳边说道,那声音嘶哑得如同从棺材里挤出来的一样。
    于晴这才明白,他那一身红装,原来是古代新郎的装束。
    那个“新郎”含情脉脉地看了邓琪琪一会儿,忽然一回头,冲于晴阴森森地说道:“你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
    这一刻,于晴才看清楚,那是一张高度腐烂的脸:鼻子已经烂成两个窟窿,眼窝里连眼球都没有,嘴角正慢慢地爬出一条蛆……

    
    冥婚礼炮
    那个咧着一张大嘴,一跳一跳地靠近于晴:“这么漂亮的姑娘,做我的第十八房老婆可好?”
    于晴看着那张恶心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忽然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第二天,于晴被一声尖利的尖叫声惊醒,昨夜那张高度腐烂的脸瞬间从脑海中闪过。
    窗外的阳光明媚而愉悦,寝室里,邓琪琪正靠着墙角坐着。她双臂抱着膝盖,拼命地把身体缩成一团,浑身瑟瑟发抖。
    田乐脸色非常难看,她将几张黄色的纸举到于晴的面前,冷冷地说道:“于晴,就算邓琪琪昨天做得再过分,你也不能这样吓她吧?”
    于晴接过那张黄纸,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指尖一直传到心底——那明明就是烧给死人的黄表纸。
    那个鬼魂的话又在她的耳边响起:“亲爱的,这是彩礼……”
    于晴心底一阵恶寒,把昨夜见鬼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邓琪琪和田乐二人。田乐惊得说不出话来,邓琪琪却忽然冷静了下来:“现在,你们相信我昨天夜里真的听到鞭炮声了吧?”
    白天,于晴三个人翘了一整天的课,分别跑去图书馆和网吧查资料,想弄清楚那鞭炮声和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三个人无头苍蝇似的查了一整天,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午夜十二点过后,邓琪琪又先后四次听到了那诡异的鞭炮声,而且一次比一次响,震得她直往墙上撞头。鞭炮声结束的时候,邓琪琪已经被折腾得浑身虚脱,再无半分力气。
    邓琪琪虚弱地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眼睛里没有一丝生气。
    于晴以为邓琪琪就这样睡着了,也就跟田乐各自睡去。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了一阵唢呐的响声。
    百鸟朝凤?
    没错,就是百鸟朝凤,那欢天喜地的曲子,是民间结婚必备的。
    于晴一惊,忽然感觉一个人跳上了自己的床。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田乐。田乐钻进她的被窝,拿被子捂住了自己和于晴的脑袋,同时用手捂住于晴的嘴,示意她不要出声。

    唢呐声越来越近了,二人撩开被子一角,悄悄地朝外望去。
    寝室门“吱嘎”一声打开,一顶火红的大花轿蓦地出现在寝室门外。
    没有人抬轿,那花轿自动地漂浮在空中,慢悠悠地飘到寝室里面,在邓琪琪的床前悠悠地落下。
    突然,凭空出现一个苍老、尖锐的女人声音:“姑娘,吉时已到,快快上轿啦!”
    天啊,这就是来迎娶邓琪琪的花轿?
    于晴屏住呼吸,竭力朝邓琪琪床上望去,见后者仍昏昏沉沉地睡着,便在心里为邓琪琪捏了一把冷汗。
    几分钟过后,花轿又颤颤悠悠地飘了起来。但是,自始至终,邓琪琪都没有醒来,寝室里的一切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花轿慢慢地朝阳台外飘去,随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寝室的门“吱嘎”一声又关上了。
    田乐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去开灯。
    灯亮后,于晴和田乐均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她们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可是此刻寝室的地面上竟然横七竖八地出现了许多黑乎乎的泥巴脚印。
    而且,这些脚印只有前半个脚掌。于晴明白,鬼走路的时候,脚跟都是不着地的。
    于晴赶紧去叫邓琪琪,可是无论她怎样摇晃、呼喊,邓琪琪就是一动不动地沉睡着。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她颤着手去探邓琪琪的鼻息。
    “她死了!”于晴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湘西秘术
    邓琪琪死后,这间死过人的寝室就让人感觉阴气森森的。
    田乐抱了被子,跑到别的寝室去了。于晴不习惯跟别人挤一张床,只能硬着头皮独自留在了寝室里。
    不断数羊催眠后,于晴竟睡得香甜,一觉睡到了天亮。
    田乐顶着一双乌黑的熊眼回来了,怔怔地坐在床边,声音有些嘶哑地对于晴说:“于晴,我、我也听到鞭炮声了。”
    于晴心里一紧,走近田乐,才发现她的手中竟然捏着一沓黄表纸。
    “天啊!”于晴惊呼一声,紧张地捂紧了嘴巴。她们本以为,一切恐怖的事件都会随着邓琪琪的死亡而结束,但是现在却觉得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
    田乐忽然将脸埋在膝盖间,抱着肩膀,“嘤嘤”地哭了起来。她边哭边哽咽地说道:“于晴,我看到那个恐怖的鬼新郎了,它长得真是又恐怖又恶心。见到它的那一刻,我差点儿被它吓死。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于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田乐。
    田乐忽然抬起头来:“它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它说让我好好打扮打扮,明天冥婚礼炮响起的时候,它就来接我。”
    “冥婚礼炮?”于晴捕捉到了关键词,“那是什么东西?”
    田乐摇了摇头:“我也第一次听说,不过,我觉得那个冥婚礼炮,应该就是邓琪琪和我都听过的那种鞭炮声。也就是说,今晚,我……”
    田乐不敢再说下去,但是于晴明白,今晚冥婚礼炮再度响起的时候,大红花轿还会来。
    于晴抱着田乐,安慰道:“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既然咱们已经有了线索,就赶紧去查查,希望能找到对抗鬼魂的办法。”
    于晴和田乐在网吧泡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关于“冥婚礼炮”的任何消息。于晴不得不在QQ、微信、微博里大量地发帖提问,希望能大海捞针地捕捉到一点信息。
    临近傍晚时分,老乡会的一个学姐忽然打电话给于晴,惊讶地问她:“于晴,你查‘冥婚礼炮’做什么?上次咱们去湘西旅行的时候,我听当地人提起过,很邪门儿的。说是用人腿骨做炮筒,里面装上浸过血的骨灰,然后在被诅咒之人的房子四个屋角依次燃放,就能给被诅咒之人配冥婚。天啊,于晴,难道你们寝室的邓琪琪就是这么死的?”
    于晴紧握手机的右手有些微微颤抖,猛然了解了真相,她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她迟疑了一会儿,轻轻地问道:“学姐,你知道咱们学校谁会这个秘术吗?”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学姐临挂电话之前,忽然说道,“对了,以前学校有个老保安,在湘西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据说学过不少秘术,不知道他会不会。”
    老保安!
    田乐和于晴对视一眼,真相正如她们猜想的一样,这是一场疯狂的报复。
    今夜,老保安肯定还会在宿舍楼周围出现,到时候逮住他,一切就都结束了。

    
    周小天
    入夜,于晴和田乐悄悄地藏身于宿舍楼外的灌木丛中。她们静静地等待老保安的出现,一刻都不敢懈怠。
    终于,午夜时分,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悄地出现在了宿舍楼下。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定是老保安无疑。
    于晴和田乐瞅准时机,一拥而上,牢牢地抓住了老保安。
    可是,老保安虽然老了,力气却还是很大。他从二人手中挣脱以后,就拼命地朝校门外跑去,于晴和田乐紧随其后。
    老保安跑进了一个漆黑的巷子里,然后就消失不见了。于晴没抓住他,却在巷子里发现了一个昏迷的男生。手机的微弱光亮,足够她看清男生的面庞。他叫周小天,是于晴老乡会里的一个学长,湘西旅行的时候对她照顾有加。

    于晴叫醒了周小天,后者摸着后脑勺,皱着眉站起身来。
    “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老头跑过去?”田乐心急地追问。
    周小天点了点头:“是有一个老头,他在这里把我打晕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田乐气得直跺脚。
    老保安已经跑掉了,她们也就没有办法了。三个人只好悻悻地走回学校,一路上,于晴把“冥婚礼炮”的事情讲给周小天听。周小天把于晴二人送回女生宿舍,对她们说:“你们回去睡觉吧,我帮你们守着,今天一定不会再让它来作恶。”
    于晴感激地看着周小天:“你干吗对我们这么好?”
    周小天腼腆地笑道:“其实,我很喜欢你。”
    于晴心头一颤,道了声“谢谢”,就慌忙地拉着田乐跑回了宿舍。这一刻,她明白了什么叫做怦然心动。
    有了周小天的守护,于晴二人心里踏实了很多,各自上床睡觉。
    于晴刚躺到床上,就接到了学姐的电话,对方很兴奋地告诉她:“于晴,我想起来了!上次咱们去湘西旅行的时候,周小天特地学了‘冥婚礼炮’的秘术。”
    于晴头皮一阵发麻,手一哆嗦,手机应声落地。
    寝室中央,田乐突然发疯似的满地打滚,脸色煞白,浑身僵直。
    于晴觉得,这一刻自己似乎也听到了那个只有被诅咒者才听得到的冥婚礼炮。

    
    原来如此
    于晴立刻冲下楼去,绕着宿舍楼转了好几圈,终于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昏迷的周小天。
    他的额头有血,显然又被人袭击了。
    于晴愤怒地摇醒他:“你干吗要害我们?”
    周小天发出一声冷笑,说道:“我只害罪有应得的人,是她们血口喷人,害了我爸爸!”
    “你爸爸?”于晴一怔。
    “就是你们最瞧不起的老保安!”周小天的情绪十分激动,“为了挣钱送我来读大学,他干过天底下最苦、最累的活。他最注重名誉,一辈子光明磊落,没想到老了却被你们污蔑成了小偷、强奸犯!这事已经传到了我老家,我爸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你爸夜闯女生宿舍!”于晴很气愤地说道。

    “夜闯女生宿舍的不是我爸,是另外一个男生。”周小天气得直捶地,“那天夜里,我爸已经抓住他了,而且还在追他的过程中扭伤了右脚。他求我爸放他一,说是跟女朋友约好去女生宿舍约会,没想到走错寝室了,才慌乱之下跳窗逃跑。如果这事被学校知道,那个男生肯定会被开除学籍。我爸心善,说谁家培养一个大学生都不容易,不想就这样葬送了一个年轻人的前程,于是就放了他。可是,谁能想到屎盆子从天而降,落在他自己的头上了。我爸为了不供出那个男生,就硬生生地吞下了这个哑巴亏。”
    于晴一时语结,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的。
    “都怪邓琪琪和田乐,她们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血口喷人,毁了我爸最看重的名誉。她们都该死!”周小天恨得咬牙切齿,“最可气的就是我爸,居然不让我替他出气,刚刚还把我打晕了丢进巷子里。好吧,为了他,也为了你,我决定放弃报复了。”
    “什么,你放弃报复了?”于晴完全不明白,“那田乐怎么还会听到鞭炮声?”
    周小天也是一惊,沉声道:“他来了。”鬼大爷鬼故事
    “谁?”
    “我师父。”
    周小天所说的师父,就是教他“冥婚礼炮”的人。他的师父一直带着一张诡异的面具,以至于他也不知道师父长得什么样子。
    刚刚,周小天的师父突然出现,打晕了周小天。
    周小天顾不得多说,拉着于晴的手就朝女生宿舍奔去。

    
    启程
    他们跑回寝室时,田乐已经虚弱地躺在地上,气若游丝。
    周小天看看手机,凌晨一点钟,第四次鞭炮声已经结束了。
    这时,《百鸟朝凤》的唢呐声响起,寝室的门忽然打开,那顶火红的大花轿又颤颤悠悠地飘了进来。随着大花轿的移动,花轿下面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泥脚印。
    周小天赶紧将于晴护在身后,从口袋里掏出一粒药丸递给于晴,同时小声说道:“快吃,这药能避鬼。”
    于晴赶紧将药丸吞下,然而药丸刚一入口,她的视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寝室里瞬间变得漆黑,黑暗中,那顶红色的花轿上燃烧着蓝色的火焰,花轿前后各有四个壮汉赤背抬着轿子。那四个壮汉个个脸色青紫,面无表情。

    花轿前面有一匹高头大马,马上坐着一个身着红袍的新郎,他也是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花轿侧面立着一个丫鬟,另一侧则站着一个媒婆模样的女鬼。媒婆女鬼的手指甲足有一尺多长,它蹲在田乐身旁,用指甲一下一下地划拉她的脸,催促道:“姑娘,该启程了……”
    于晴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这药不是避鬼的吗,怎么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鬼?
    她刚想去质问周小天,可是一回头,竟然发现几个鬼正前后夹击地撕扯着周小天的身体。周小天痛苦地张大嘴巴哭喊,可是于晴却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从他夸张的嘴型,于晴猜出了他所说的内容,他一直在重复三个字:“我爱你……”
    于晴心里一颤,刚想去拉周小天,周小天的身体忽然被鬼拉裂成了好多块,血喷溅出来,淋了于晴一脸。
    于晴吓坏了,一屁股跌坐在地。
    周小天死了,下一个受死的,该是她了吧?
    然而,令于晴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恶鬼从于晴身边走过,目光从她身上扫过,竟像是没看到她一样。
    田乐那边,她的魂已经被媒婆女鬼抠了出来,阴森森地站在花轿一旁。于晴看着她,想说话,却又不敢出声。
    田乐被恶鬼们凶狠地塞进花轿,临上花轿前,她冲于晴咧嘴笑了一下。于晴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诡异的笑容。
    花轿再度升起,向阳台外慢慢地飘了出去。

    
    真相
    当花轿消失以后,寝室里的一切再度恢复正常,只是地上多了两具尸体。
    于晴飞奔到阳台,想去看看花轿的去向,可是外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这时,一个女生一蹦一跳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她放下行李,礼貌地跟于晴打着招呼:“你好,我叫郑雨萌。我前段时间生病了,今天才来报道,坐夜里的火车真是累呀!”
    又有人来陪自己了,于晴稍稍感到安慰。
    当郑雨萌发现地上的两具尸体时,立刻吓得尖叫着飞奔到阳台,抱着于晴就不撒手。她大声地哭喊着:“啊,我不要住这里,这里有死人,太可怕了!”于晴刚要开口安慰她,就听到她说,“你看楼下是什么?”

    于晴趴在阳台边缘,努力地探身向下看去。
    楼下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郑雨萌突然抓住于晴的脚踝,用力一掀,于晴还没来得急尖叫,就倒栽葱地摔到了楼下的水泥地上,脑浆四溅。
    郑雨萌拍了拍手掌,笑了:“唉,想要住个单间寝室,还要费这么大的劲儿!”
    郑雨萌一向孤僻,高中时总是受室友的气,所以计划着大学自己一定要住一个单间寝室。
    她假扮男生入室,又嫁祸给老保安,就是要激起周小天的怒火。同时,她又教会周小天“冥婚礼炮”,就是要借他的手除掉自己的室友。
    只是她没想到,周小天会爱上于晴,会为了于晴放弃复仇,还会傻到将她送给他的唯一一颗“避鬼丹”给了于晴。
    唉,如果周小天听话,自己也不用亲自动手杀人,活该他被鬼反噬。郑雨萌想着。
    不过也没事,明天,她会告诉所有人,是于晴杀了人,然后畏罪自杀。
    “这年头,人不光要有技术,还要有头脑呀!”郑雨萌感叹着躺进了被窝。
    她没有注意到,此刻,她的床前正齐刷刷地站着四个面如土灰的鬼魂。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