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借尸还婚

2018-04-02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分不清具体是哪个朝代了,反正小故事的开头都是“古时候啊有一个……”
    好吧,那我也就用这个俗得掉渣的开头吧!
    古时候啊,有一个地主家家底非常富有,这地主为人也不错,哪个佃农家里有点困难都可以跟他借钱应急。
    但这地主却过得并不算太幸福,因为他有三房太太,却只有一个儿子,而且更雪上加霜的是,这儿子还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所有的名医都来看过,但就是治不好,换句话来说,这孩子已经病入膏肓了。
    地主得子的时候已经六十左右了,现在已经七十多了,不可能再有机会传宗接代了。
    但这地主却不想让他儿子带着处男之身见阎王爷,也不希望他一辈子不留下个后代便下了地狱,于是便提出要迎娶一位和儿子有过娃娃亲的老教书先生的女儿,至于钱嘛,这个不是问题,因为老地主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
    在旧社会的时候,我们的先辈们都认为,一个人得了不治之症的时候,是可以通过家里办一件喜事来“冲喜”消除灾难的。关于这个习俗,在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里面也有过类似的描述。
    那教书先生对此非常为难,因为他那十五岁的女儿恰好就在前一个晚上不幸去世了。
    但是那教书先生的娘子却是他贪心的人,她一把将教书先生拉到屋子里说,“老头子,你可得想清楚了啊,人家可是愿意花三百两银子做聘礼啊,你一年教书收入才十几两啊,三百两银子你知道吗,那可以买多少袋大米了啊!”
    “光钱多有什么用啊,”教书先生拧着眉头说,“可是我们的晴儿不是都已经死了吗?难道人死了还能复活啊?”
    “复活有点难,可是……”教书先生娘子灵精怪地说道。
    “可是什么啊,你啊,就是太贪财,成天里都是钱钱钱的!”知妻莫若夫,教书先生自然知道自己的老婆什么德行。
    “老公,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提过的那个大婶吗?对对对,她的外号又叫大神啊!”教书先生娘子提醒道。
    “知道又怎么样,难道她还能把我们晴儿起死回生吗?”教书先生同时也知道,自己的老婆是个喜欢神神道道的人,虽然她平日里抠门无比,但在每次小迷信上面花钱的时候,却从来不皱个眉,为此还被那马大婶骗走了不少便宜。
    “那马大婶可不是徒有虚名的,她一贯都很厉害的哦,”教书先生的娘子继续说道,“老公,你还记得那马大婶的娘家是哪里的吗?”

    “哪里的啊?”教书先生才懒得记这些婆婆妈妈的琐事。
    “她娘家是湘西凤凰的!”教书先生娘子两眼放着光说道,“我还听说她娘家的男人个个都是赶尸匠,他们全家人都很神奇的!”
    “赶尸匠有什么了不起的,”教书先生不以为然道,“不也是个普通的职业吗,跟我们教书育人一样嘛。”
    “老公,你这可就大错特错了,”教书先生的娘子回答说,“我听说湘西一带的人都有些神奇的手段,比如有一次那马大婶就跟我说起过,她可以让一个死去的人附魂上去……”
    “怎么可能?”教书先生打死也不信,“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这种骗人的把戏我会信,我都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了,从来没见过这种怪事……”
    “当然不可能真正的复活,只不过是让晴儿暂时活几天罢了,”他娘子又说道,“因为我听说啊,一个人死去的头七天里,其实灵魂还在人间的,他们湘西一带的人就有本事让死者暂时还魂七天。”
    “是吗?有可能吗?”教书先生有点动摇了,毕竟他从来没去过湘西,以前只知道那一带被人传得神乎其神的,说不定有些怪事自己没有见过,但别人却真的会呢?
    “不如我们叫马大婶过来试试吧,”他娘子又怂恿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毕竟那是三百两银子啊,马大婶不会要我们多少钱的……”
    “这,这不太厚道吧……”教书先生迟疑道,“好歹我们两家人也是有交情的……”
    “哎,你这脑子里可真是顽固啊,”他娘子指指点点道,“老公,你也不仔细想想啊,反正那地主的儿子也活不了几天了,不如我们听马大婶一回,将晴儿的皮剥下来,然后缝制一个稻草人上面,马大婶就会施加法术让稻草人把晴儿的魂还回来,先蒙混过关再说吧,说不定那地主的儿子还活不过七天呢!”

    “娘子,这样真的不太好吧,“教书先生还是很犹豫,“万一识破了,很容易得罪人的……”
    “万一没识破呢?”他娘子又说道,“好了,老公,这事就听我的哦,不会有事的,上次那小子来我们家的时候,马大婶就给他看过,他命短,活不了几天的,这点我绝对相信马大婶的。”
    “这……”教书先生开始变哑巴了。www.民间鬼故事
    “就这么定了吧,老公,男子汉做事没必要婆婆妈妈的!”他娘子斩钉截铁道。
    教书先生一贯怕老婆,被他娘子缠得没办法,只得听她的了。
    那马大婶请来后,教书先生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孤陋寡闻,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许多知识是书本上不存在的,原来这马大婶还真的可以让自己的晴儿还魂!
    虽然看到自己女儿的人皮被那马大婶剥下来的情景有点恐怖,而且过程毕竟血腥残忍,但那马大婶的手法却真的很熟练,没一会工夫,一张还鲜活稚嫩的人皮就完好无缺地被剥了下来,没有一丝的损耗,也没有一丝的累赘。
    话说这种剥人皮的手法在湘西凤凰一带是有传统的,许多赶尸匠都会这一手,不过还魂的技巧不太好掌握,因此流传下来的效果就不太理想了,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赶尸匠一般都是男人做,而还魂则必须女子来完成,因为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女人是属阴性的,而人死后的归宿都是在阴间,要将剥人皮和还魂的工夫都掌握好,理论上来说很难的,除非这个人即是个男人,同时又是个女人。
    但马大婶却两者都兼会,而且都掌握得非常熟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马大婶刚出生的时候下面是生了个小鸡鸡的,但进入发育期后,乳房和月经这等女性特征却又显现出来了,按照我们今天的话来说,马大婶绝对属于如假包换的阴阳人。
    马大婶的爹爹从小就把她当男儿看待,因此教会了她赶尸的本领,其中就包括剥人皮。等到青春期后发现她居然是个女儿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因为马大婶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再加上她本人也对这一套感兴趣,没事就喜欢研究这些在外人看来是歪门邪道的东西,所以才会把事情做得如此完美无缺。
    将人皮剥开后,又在里面塞了一些稻草,马大婶又烧香跪在列位大婶面前,意思是祈求他们不要责怪自己,说自己这不是在造孽,而是因为死者的父母太思念女儿,就请列神给她七天生命,让她的父母一饱思念之情,七天之后就不敢劳烦各位大神了。
    然后,马大婶又将一碗苦丁茶水洒在教书先生家的各个房间和屋子周围,又一顿念念有词后,随着马大婶高叫一声:“着!”
    奇迹就真的发生了,这一回由不得教书先生不信了。
    因为他们的女儿真的就已经复活了!

    
    “爹,娘,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晴儿一见自己的爹娘都在,于是连忙跑过来抱头就哭。
    “女儿,真的是你啊,”教书先生非常激动地哭了起来,“爹爹原本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女儿,你爹爹是个老顽固,娘就知道马大婶可以的,”教书先生的娘子却相信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只可惜我们只能见到你七天。”
    还七天呢,教书先生心里骂着自己的老婆说,我看也就一天吧,你这个财迷眼明天不就会把女儿给那个老地主家里送去吗?
    “女儿啊,你真的到了阎王殿吗?”教书先生忽然对阴间之事大感兴趣了起来,“那你快跟爹爹讲讲,阎王爷长成什么样子,那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又长成什么样子,孟婆汤和奈何桥是真的吗?”
    “晴儿,不得随便跟阳间的人说起阴间之事,”马大婶在一旁一脸严肃道,“否则你就要马上回到再回到阴间去!”
    “就是啊,你这老头子,”教书先生的娘子也指责道,“这有什么好奇的,你以后不总有一天会知道啊!晴儿,别听你爹的话,快跟娘到房间洗漱打扮一下吧!”
    由于对自己的老公还不太放心,教书先生的娘子又回头对他训斥了一句:“别胡说八道啊,想想那三百两银子也不能乱说啊!”
    “三百两银子?”不料这话却被晴儿听见了,“娘,什么三百两银子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哦,没什么,没什么,”教书先生的娘子连忙遮遮掩掩道,“晴儿,快过来跟娘进房间梳头吧!”
    晴儿进屋梳妆打扮后,教书先生连忙向马大婶道谢,“马大婶,真是太感谢你了啊,以前我有眼不识泰山,确实说了点对您老不尊敬的话语,希望您老人家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啊!”
    “放心好了,”马大婶挥挥手说,“我怎么可能跟你们普通人一般见识呢。”
    “是啊,是啊,”教书先生连忙赔笑道,“您是大仙,不会跟我们这些小民一般见识的。”
    “不过老先生,”那马大婶又说道,“这价格可是你家娘子跟我商量好了的,三十两,你可一个子都不能少我的哦。”
    原来这大仙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啊!教书先生心想道,但他却对这个价格有点心疼,毕竟自己一个月也才那么点收入罢了。

    “这,这……马大婶,这个可不可以再商量商量啊……”教书先生的笑容已经明显比先前僵硬多了。
    “不可以!”马大婶气运丹田地喝道,“你以为这事到此就结束了吗?不,如果我明天不再给晴儿喝碗特质的肉汤,她是不会乖乖听话跟你们过去地主家的!你仔细想想看吧,是三百两银子重要,还是三十两重要呢?”
    原来马大婶除了还魂之术外,还会施展迷魂之术?教书先生又长见识了。
    废话,教书先生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三十两和三百两哪个多哪个少了,于是也就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大早,马大婶就从家里端出一碗肉汤,说是要给晴儿补补身子,晴儿毫不犹豫地就喝了下去。
    教书先生原本想劝阻,因为他不知道这碗肉汤具体是什么肉做的,又害怕这汤里有什么对人身体和脑子不好的东西,但一想到晴儿只不过有七天的性命罢了,又沉默着不做声了。
    喝完这碗肉汤后,晴儿还真的就乖乖听话地跟着教书先生的娘子和马大婶朝地主家里走去了。
    在临走前,马大婶还悄悄伏在教书先生耳边说了一句:“你知道那是一碗什么肉汤吗?实话告诉你吧,那是碗人肉汤,是我从郊外一个墓地里刨出死人的肉做成的,你以为干我们这行的挣几个钱就很容易吗?”
    人肉汤?教书先生听完后打了个摆子,但当他准备再问下去的时候,马大婶已经和他娘子带着晴儿走远了。
    话说晴儿来到地主家以后,这地主一家上上下下可真是乐开了花啊,当天夜里就洞房花烛成了亲,像是供养着一尊活菩萨一般供养着这个晴儿。
    这老地主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借着这个喜事把一身的病都冲走啊!(百度一下鬼大爷就能找到本站!)

    地主的儿子也显得非常高兴,毕竟晴儿是他自小就喜欢的女孩,而且被马大婶施展了附魂术法后,便变得非常乖巧温柔又听话,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这个故事最传奇的地方就在于,这地主的儿子本来眼看着就要断气了,但自从娶了晴儿之后,还真的就变得精神饱满红光满面起来,说话走路都有劲了,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一开始的时候,老地主还以为这仅仅只是回光返照而已,但随着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的到来,自己的儿子的精神不减反增,他这才相信了儿子这回是真正好转了,再次请来医生过来一把脉,他儿子那霉运病情早已经彻底断根了。
    老地主一高兴,就又给晴儿的爹娘增加了五百两银子作为酬谢。
    晴儿的母亲是个见钱眼开的世俗女人,但她这一次却面对这八百两银子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她原本盘算着地主的儿子活不了三五天,但现在眼见着那小子的精气神一日日好转了起来,而晴儿却只有七天的阳寿,等七天一过晴儿不但要再次去阴间,而且根据马大婶的说法,晴儿在再次离世的时候,是会变成一个稻草人的模样的。
    这明显就会露陷了,到时候不但要得罪自己这个亲家,而且这八百两银子还不得原封不动地退回去?人家地主家里可是巴望着晴儿为他们传宗接代的啊!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娶的是个已经死去的女鬼,那传出去不但要毁了名声,而且他儿子以后要娶个媳妇就难上加难了,任凭你家再有钱,谁家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过娶过女鬼的男人呢?
    “不行,马大婶,这事可得怎么办才好呢?”晴儿的母亲又找到马大婶说,“你看能不能跟各位大神说一下,让那地主家的小子把命给收了呢?”
    “这事真不好办,”马大婶也显得很头疼,“一个人能活多久,除了阴间的司命所属外,还得看个人的造化,那地主家儿子就很有造化,这事可真难办了啊……”
    “那以后该怎么办啊,”眼看着七天的期限渐渐临近了,晴儿的母亲也开始发急了,“马大婶,你可得帮帮我啊,无论多少银子我都愿意给!”
    “晴儿她娘啊,这还真不是钱的问题,”马大婶难为情道,“这个真的是个人的命,我也不好办啊……”
    “那以后我们还怎么有脸做人啊?”晴儿她娘已经有点为自己当初的贪财而后悔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马大婶说道,“要不这样,等第七天的时候,我们再过去那地主家把晴儿要回,就说第二天一早再送过去,第二天我们再撒个谎说晴儿得了重病离奇去世了……”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晴儿她娘叹息一口气道。

    
    再说这地主儿子和晴儿小夫妻两人情投意合,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老地主对此也非常得意,毕竟家和万事兴,自己挣那么多钱还不都是为了这儿子能够继承下去吗?
    眼看着第七天就要到了,这马大婶和晴儿她娘一大早就过来要人,说根据晴儿她外婆家一带的习惯,女儿出嫁后第七天是要回娘家省亲的,因此晴儿必须跟她们回家一趟,明天早上保证原封不动地送回府上来。
    但那地主的儿子正跟晴儿如胶似漆着呢,怎么可能答应让他们把晴儿带走呢?这俗话说得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年轻的情侣们真的是一天都离不开彼此。
    就在老地主还犹豫不决,马大婶和晴儿她娘打算冲进去抢人的时候,老地主的儿子忽然眼前一晕厥,倒在地上了。
    “儿啊,你怎么了?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老地主一见儿子倒地不起了,吓得跟自己心头掉了块肉似的,连忙跑过去问道。
    “爹,我,我没事,只,只要晴儿不离开家里就没,没事……”地主的儿子这样回答道。
    “对不起,亲家母,”老地主这才放下了心来,“我这儿子可是我的宝贝和所有的希望,他好不容易才康复了起来,我不希望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你们就放心好了,晴儿在我们家里不会有人亏待她的,我们疼爱还来不及呢!”
    “是啊,是啊,亲家母,你就把放心好了,”地主的大老婆也这样说道,“现在晴儿就是我们自己人了,我们怎么可能不疼她呢?”
    “可是,这也不能怀了她外婆家一带的规矩吧!”晴儿她娘实在找不出任何别的借口,只好这样说道。
    “可是规矩也是人订的嘛,”地主的大老婆这样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我们就变通一下好不好呢?”
    “可是……”晴儿她娘还想说些什么,但倒在地上的地主儿子嘴里却大叫道,“我不行任何人夺走我的晴儿,任何人都不许!否则我就跟他拼命!”

    “晴儿,听话,跟我们回家吧!”马大婶会迷魂术,本打算晴儿会乖乖跟自己回去,但不料晴儿却摇摇头说,“我不,我不回家,我要陪着我的情郎。”
    “晴儿,快听娘的话,你爹爹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去呢……”晴儿她娘又搬出她爹爹来了。
    “我不回去,我只要跟情郎在一起。”晴儿依旧坚持道。
    “听见没有,晴儿说她不愿意回去,”地主的儿子在地上疯了一般嚎叫道,“你们快回去,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见她们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那地主的儿子吹了一声口哨,柴房里立即跑了十几条膘肥体壮的大狼犬,一条条眼睛发绿乱叫一顿地盯着晴儿她娘和马大婶,还有几条还往她们身上扑了过去。
    那十几条狼群都是地主的儿子从小驯养长大的,自然对他言听计从,再加上老地主家的几个身高体壮的打手也瞪着两人不放,晴儿他娘和马大婶只好灰溜溜地悻悻离去了,毕竟命是最要紧的。
    这一夜里小夫妻俩自然又是温柔缱绻了一番,直到三更时分的时候,晴儿忽然“哎呦”怪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晴儿?”地主的儿子立即点燃灯盏,“快让我看看……”
    当他将灯火照到晴儿手上的时候,忽然吓得胆汁都要飞出来了!

    晴儿的两只手居然成了两根长长的稻草!www.
    她的整个下半身也全部都变成了稻草的模样!
    原来,晴儿的身体本来就是马大婶用稻草做成的,现在第七天已经到了,自然也就开始慢慢还原成稻草的模样了。
    “情郎,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晴儿的上肢和躯体还是人形的,所以还可以说话,“你把我忘了吧……”
    “不,不——”地主的儿子大叫道,“晴儿,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不管任何人任何情况!”
    “情郎,我可能是被人施了什么法术,”晴儿迷迷糊糊记得一些零碎的东西,“你别管我了,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吧!”
    “不行啊,晴儿,”地主的儿子一把抱着她痛哭道,“我不管是什么法术还是巫术或者诅咒之类的,反正我就要我们永远在一起,如果你不在了,我也不活了,反正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
    “说什么傻话呢,情郎,”晴儿不断安慰着他说,“你不能死,你必须好好活着,为我,也为你自己!”
    “我心意已决,谁也阻止不了,”地主的儿子也是个情痴,“晴儿,只要你这口气一断,我就马上自杀跟你一起来,那么的话,你在阴间也就不再寂寞了……”
    两个苦命的鸳鸯就这样相互拥抱着,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地主儿子的眼圈里滴在晴儿的身子上,手上,脚下……
    两人都这样迷迷糊糊地入睡了,睡着了。
    第二天天亮,当两人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自己都好好地活着,而且更为惊奇的是,晴儿的下身的稻草也不见了!
    这真是一个奇迹!天大的奇迹!
    其实连马大婶自己也不知道的是,她的迷魂术并非没有解药,世界上那个最疼爱你的心上人的眼泪就是最好的解药,因为晴儿和地主的儿子动了真情,地主的儿子感谢晴儿捡回自己一条命,所以将他的泪水全滴在了晴儿的身上,所以晴儿就没死成。
    这个故事的结局或许有点老套,哈哈,从此以后,晴儿和地主的儿子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王子一样。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